体育彩票竟彩足球|彩客nh竟彩足球比分直播
频道首页 新闻时政市县图片视频访谈社会专题旅游悦读书画电力数据新闻微场景原创
宁夏频道 > > 正文

李进祥:我将回归清水河

2019年06月24日 10:36:22 来源: 银川晚报

  “我的写作一直与一条河有关,那条河叫清水河。清水河在宁夏中南部,是很不起眼的一条河,一条瘦弱苦涩的河。我就出生在清水河畔,是清水河的子孙。清水河之于我,既是永远的精神家园,也是永恒的文学家园。”(李进祥语)

  2019年6月18日,宁夏著名作家李进祥因病故去,享年51岁。他朋友圈的最后一条微信定格在6月15日,语句只有简洁的七个字——我将回归清水河。

  李进祥生平简介

  回族,宁夏同心人,1968年生。著有长篇小说《孤独成双》《拯?#26085;摺貳?#20122;尔玛尼》,小说集《换水》《女人的河》《换骨》《生生不息》。小说集《换水》获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短篇小说《四个穆萨》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提名。获自治区“五一”劳动奖章、自治区“四个一批”人才,自治区首批“塞上文化名家”,自治区首批文化艺术领军人才。

  写着人间,爱着生活

  6月18日,从清晨开始,宁夏文艺界人士的朋友圈里,笼罩在一片“难以置信”与悲伤中。当日1时40分,李进祥先生病逝。

  “我看到的一角的春天。看到这个春天,需要用十八个春天来感恩。”(4月7日);“洞中已过三月,世上并未千年,只是稍有些物是人非,人是物非的感觉。我依然爱这是非混沌、善恶交织、悲欣交集的人间。”(4月15日)……

  发出这些微信时,李进祥已在病痛之中。其中4月15日这条,配着几张小区里盛开的花草。这位一直用自己的笔与心,写着人间、爱着生活的作家,虽然处在病痛中,却依然如此敏?#23567;?/p>

  “下班途?#20889;?#36807;一片林子的时候,?#19981;?#25293;取一些入镜,晒在朋友圈,我曾经笑话过他,一个大男人家,居然也?#19981;?#33457;花草草?他呲牙一笑,不为自己强辩……”作家马金莲在缅怀中,回忆起进祥老师的点点滴滴。

  “文学有自己的信仰,向真、向善、向美,坚信世界可以更美好,这是文学应有的信仰,更是文学产生和发展的原因,也是包括我在内的作家写下去的理由。”李进祥这样坦陈自己的创作。

  清水河畔是家乡

  李进祥故去前任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为中国作协会员。小说等作?#20998;?#22810;,其中小说集《换水》获第十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短篇小说《四个穆萨》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提名。

  银川市新闻传媒集团《文化银川》栏目曾对李进祥先生做过专访。“受当教师的父?#23376;?#21709;,李进祥?#26377;?#23601;?#19981;?#30475;书。师范毕业后,随父亲的心愿李进祥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小学语文老师。陪孩子读读书,写写家乡?#21103;?#31062;辈的故事,成为他生活的全部。”

  2000年前后,李进祥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孤独成双》创作完成。李进祥说,那是他最珍视的一部小说。2003年,随着《孤独成双》的正式出版发行,35岁的李进祥在宁夏文坛崭露头角。

  2002年到2009年之间,李进祥创作了27部短篇小说。这27部短篇小说的灵感都来自于生养他的清水河畔发生的故事。2012年,集结了这27部作品的小说集《换水》,获得骏马奖。由此,李进祥开拓出了自己的文学疆域——清水河系列小说。

  穿透人生的力量

  “你?#27704;?#37117;是/清水河的一部分/只是独自流浪了一小段/就想起了回归的事”(诗人查文瑾)。

  李进祥说过,“对清水河,我感觉她不像是母亲,更像是我的奶奶。在清水河两岸,随处都可以见到像清水河一样瘦弱的?#22799;?#22902;,面容清瘦、黄亮,身子骨单薄、刚强,有一种忍耐、含蓄的力量……”

  这种坚忍与力量,体现在他的小说创作中,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地震不仅把村子揉碎了,也把人心揉碎了。地震把村子的魂都震飞了,把人的魂也震飞了。活下来的人都呆了,傻了,好些天不知道该干些啥,不知道该咋样活下去。村子里没有一点儿活气,尤其是到了晚上,村子真的就死了。

  村子不能死,人心不能死。一个老人出主意叫?#19994;疲?#22312;村头上挂一盏灯。他说,人心里得有一盏灯。”(李进祥《生生不息》)

  “他的小说朴素、家常,像一个未施粉黛的乡村姑娘,然而,在朴素寻常的面貌之下,却‘言近旨远’,有着让人不敢小觑的穿透人生的艺术力量。那种对乡土的痴恋与悲悯,对人性的洞察与理解,对人的命运的格外关注与不倦的追问,都表明:李进祥的小说天地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开阔与丰富得多。”评论家郎伟说。

  就这?#21019;?#21254;而别

  阴?#39057;痛梗?#23665;梁昏暗,大片绿茵茵的玉米秧儿,在夏风里匆匆忙忙慌慌乱?#19994;?#25171;着旋头,整理着老师要去的那片园子,就连阡陌上过路的农人,也匆匆刹住他们三轮上的热轮子,急忙奔往老师要去的园子,给老师送?#23567;?#20316;家田晓慧)

  18日当天,得悉李进祥先生去世,各界人士?#36861;?#21069;往王团悼念。

  “文学处理的是人的内心事务,是人性和人际关系,是要尽可能地呈现人的丰富性和复?#26377;浴?#22312;李进祥的小说创作中,我看到了他的这种?#38750;?#21644;能力。他有丰厚的生活积累,有驾驭小说独特的体会,更有坚韧的写作欲望。这就是李进祥会写出更好小说的理由。”文学评论家孟繁华曾这样形容他。

  然而,“清水河畔的那个黑小伙/怎么就急匆?#19994;?#36208;了/那憨厚的笑容/还没有暖够我们孤寂的心灵/那纯净的文字/还没有写完清水河畔的故事……”(诗人马存梅)

  (记者 李振文)

[责任编辑: 纪桂红 ]
010070310010000000000000011118581124662532
体育彩票竟彩足球